作為立法會功能界別議員 (會計界),黃俊碩其中一個目標,是希望修正業界營運上良莠不齊現象。
點只數字咁簡單 立法會功能界別議員(會計界)黃俊碩
更新時間:08:49 2023-07-31
發佈時間:08:49 2023-07-31

會計師的形象給人感覺是千篇一律,對着一堆沉悶的數字,活得很呆板。然而,立法會功能界別議員(會計界)兼香港執業資深會計師黃俊碩,以自身經歷分享會計工作其實「More than figures」(點只數字咁簡單),要像偵探般找出數字背後的真確性,才能整理到一盤完整而有說服力的帳,過程充滿趣味。

黃俊碩也喜歡與人相處,年輕時參加醫療輔助隊及當義務救生員,前者更一做二十多年;他同時也兼任教學工作長達十年,為會計界培育新血。

近年他又希望為會計界多行幾步, 於二〇二一年參與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,出選後不但為業界發聲,還協助推動會計界的監管進行改革,並積極爭取業界在內地的專業認可資格,協助造大個餅。

現年三十八歲的黃俊碩出生在「數字家庭」,自小對會計行業情有獨鍾,二十多歲便考獲會計師專業資格,現為執業資深會計師。

 

作為立法會功能界別議員 (會計界),黃俊碩其中一個目標,是希望修正業界營運上良莠不齊現象。
作為立法會功能界別議員 (會計界),黃俊碩其中一個目標,是希望修正業界營運上良莠不齊現象。

 

黃俊碩爸爸是香港執業資深會計師黃龍德,黃父在會計界無人不識,創辦了黃龍德會計師事務所, 兼有「御用監票師」稱號,因為不少大型投票活動及抽獎,均由其會計師樓負責監票。黃俊碩媽媽任職稅務局,同樣是與數字打交道的工作。黃俊碩不諱言是受父母影響而選擇進入會計界。

黃俊碩中學已負笈蘇格蘭,畢業後卻選擇回港讀大學,與時下年輕人普遍喜歡在外國讀大學的情況大相逕庭。「最初也打算在外國升學,但因我選讀會計,外國的課程在香港未必承認,回港要補考專業資格,那倒不如在香港讀。」黃俊碩及後入讀香港浸會大學會計學系。

 

出身於「數字家庭」的黃俊碩 (中),父親黃龍德(右)是行內知名的執業資深會計師,母親 (左)則任職稅務局。
出身於「數字家庭」的黃俊碩 (中),父親黃龍德(右)是行內知名的執業資深會計師,母親 (左)則任職稅務局。

 

畢業後黃俊碩沒有即時幫父親打理會計師樓, 而是先投考「Big 4」會計師樓之一的德勤,在審計界打好基礎。

「好多人覺得從事會計工作每天對着數字很悶,其實會計是 More than figures,數字本身都有故事。做審計工作的五年中,我們就像偵探一樣抽絲剝繭,要研究數字背後的原因是否合情合理, 不能只看文件, 還要與客戶、工廠員工,甚至飯堂職工傾偈, 以了解公司的實際運作情況。」

他續說:「我們到工廠做審計,除了基本的點貨外,還會留意各項細節。例如倉庫門牌是否正確,會否出現一些本來不存在的倉庫?查核電池或食品生產商時,則要留
意貨物生產日期是否快到期應註銷?旁敲側擊客戶及員工對工廠生產線運作是否熟悉,以觀察這些生產線是否為審計而臨時出現。」

在「Big 4」工作一年,等於在外面做兩至三年,黃俊碩認為審計工作是基礎訓練,學習商業環境運作及觀察力,了解到不同行業及周期,並不是外間想像般沉悶。

「在德勤工作生涯中,經歷到很多個第一。好像第一次食工廠飯,真係拿住一個碟排隊取飯餸,然後一人一個橙。第一次去內地機場的巨型儲油庫做審計,要先放靜電以防爆炸,再戴安全帽後一步步沿油庫旁的樓梯走到頂部工作。還有首次到商廈施工地盤睇進度,要上八十多樓,且四周沒圍欄,當時我距離大廈外圍十多米,不覺得有危險,但發展商同事提醒我不要行咁出,小心被氣流捲走。」黃俊碩說。

二○一二年黃俊碩決定回歸父親麾下。作為著名會計師的兒子,他自言有壓力,「即使爸爸從來沒有說甚麼, 還是很有壓力,現在回想起來,壓力都是來自自己的,讀書時怕考不上執業資格,進入職場後也擔心做得不好,隨着見識多了,壓力才化為動力。」

 

十六歲便加入醫療輔助隊,因為黃俊碩喜歡與人溝通的工作,且覺得救到人很開心。
十六歲便加入醫療輔助隊,因為黃俊碩喜歡與人溝通的工作,且覺得救到人很開心。

 

雖然工作繁忙,但黃俊碩至今仍堅持每一兩個月參與醫療輔助隊出勤一次。
雖然工作繁忙,但黃俊碩至今仍堅持每一兩個月參與醫療輔助隊出勤一次。

 

 

除了會計師工作外,黃俊碩早於一三年開始執教鞭,培育會計及財務人員。
除了會計師工作外,黃俊碩早於一三年開始執教鞭,培育會計及財務人員。

 

 

黃俊碩畢業後先進入「Big 4」會計師樓之一的德勤,為投身審計界打好基礎。
黃俊碩畢業後先進入「Big 4」會計師樓之一的德勤,為投身審計界打好基礎。

 

 

十年盈利增一倍半

黃俊碩在父親的會計師樓做了大約十年,一直就業務轉型、精簡人手架構及盈利增長等作出改革。他說最初也遇到阻力,因為爸爸不想公司跳出舒適圈,「我剛入公司時,審計佔業務比重達八成。當時整個行業趨勢是審計業已飽和,必須要開拓具發展潛力及利潤更高的非審計業務,好像企業諮詢。」

與時並進是企業發展之道,黃龍德還是放手讓兒子一試。十年人事幾番新,現在非審計業務已佔公司收入約四成,更令純利在這十年間增加逾一倍半,黃俊碩希望非審計業務將來可增至六成。

拿着盈利十年倍翻這張成績表,問黃俊碩有否獲得父親的表揚, 他說: 「爸爸是個傳統的人,沒有特別讚許,但也沒有批評,看增長表現應該可以吧!」事實上,黃父早已退下火線,交棒給兒子。

本業上軌道後,黃俊碩希望為業界多行幾步,二○二二年當上立法會功能界別(會計界)議員。他指進入立法會後,與政府官員的聯繫緊密了很多,現努力從兩大範疇作出改善。其一,是希望修正業界營運上良莠不齊現象,會計師監管問題存在多年,嚴重影響業界形象,必須在監管上進行改革,「香港會計師公會曾經發現有會計師一年可簽八百多份財務報表,試問如果真正做好盡職審查,怎可能睇到那麼多盤數?市場上更有假冒會計師簽名問題。」黃俊碩道出會計界的積弊。

另一方面,他亦為會計界爭取在大灣區設立專屬考試,令香港會計師能在內地執業,擴大業界發展空間。

公餘教書培養迎新血

身兼會計師樓掌舵人及立法會議員,已令黃俊碩分身不下,但他還抽空到香港會計師公會及不同院校的海外大學課程任教,一教就差不多十年。「二十八歲開始教會計課程,當時班內超過八成學生年紀比我大,在會計行業經驗豐富,卻欠了一紙專業資格。記得有位年過四十歲的學生問我,他這個年紀是否還應該花時間考取專業資格?由於我倆年紀及經驗的差距,被問到這人生交叉點時,我心裏很驚訝。」

黃俊碩不諱言近年難找新血入行,因為行業被詬病有開工無收工,同時面對大量專業考試,嚇怕不少年輕人,「新人減少,令現存的業內人士工作量難以分擔,形成惡性循環。對於打算投身會計界的年輕人,首先要讓他們明白會計師並不是一個終點,是專業路上的基本訓練,因為好多行業的專才,也是會計師出身。雖然,當上會計師要應付大量專業考試,但正因為這些專業知識得來不易,才有它的價值,日後回報也豐厚。」

「以政府搶人才為例,列出了十三項本地欠缺人才清單,當中的資產管理合規專才,環境、社會及管治(ESG)相關財經專才,資產管理專才,金融科技專才等多個領域的人才,其實不少是會計師出身。」黃俊碩希望告訴年輕人,擁有會計專業培訓及經驗後,出路其實很廣。

 

"會計師並不是一 個終點,是專業路上的基本訓練,因為好多行業的專才,也是會計師出身。"
"會計師並不是一 個終點,是專業路上的基本訓練,因為好多行業的專才,也是會計師出身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