財困下的沙律貓狗之家 │ 仍堅持救助被棄毛孩
更新時間:16:05 2024-06-26
發佈時間:16:05 2024-06-26

動保組織主要依靠善心人的捐款來營運,月前「沙律媽」在網上發佈「沙律貓狗之家」面臨嚴重財困的求助片段,希望大眾能伸出援手。短片發佈近一個月,沙律家的情況如何?財困是否得到舒緩?現由沙律媽親自剖白。

曾經在法國留學及定居的沙律媽,在一九九二年因妹妹結婚需回港幫忙籌備婚禮,開始香港、法國兩地的生活。在留港期間因收養了兩隻狗狗,因而選擇定居下來,之後再因拯救了不少流浪貓狗,於一九九七年決定成立「沙律貓狗之家」,並在大棠開設收容中心,後因業主迫遷,最後移至元朗逢吉鄉,現時約七萬呎的場地收留了三百多隻貓狗。

善款解決燃眉之急

財困求救的短片發佈後,沙律媽說收到不少捐款,解決了租金問題,但她說財政仍十分惡劣。
沙律媽表示自疫情開始,每月都過得好艱難,最近兩年情況加劇。「曾經有一段日子連買乾糧的現金都沒有,一位義工買了大量的白米給我,我只好煮好白飯然後混入現存的乾糧給貓狗吃;雖然牠們都喜歡吃,但這樣營養不夠均衡,惟有在網上呼籲大眾捐糧解決問題。」
現時沙律家每月開支大約二十多萬,包括租金、水電、牛草,而最龐大的是醫療開支。沙律媽說如非緊急,都不敢帶牠們見獸醫:「我已欠獸醫診所百餘萬醫療費,每月要還五至六萬元給診所。由於未還清欠款,現時求診需立即付款,所以不敢隨便帶動物到診所,一般病症惟有暫時自行餵藥控制。現時約有五隻貓狗需要做手術,亦只能等待資金充裕時才可入院。」

腸癌狗女 保守治療

沙律媽說,繳交所有欠款後,善款已所剩無幾,現在又要苦惱下個月的開支,所以她十分需要大眾的長期捐贈。
沙律家有不少貓狗等待見獸醫,在訪問當天,唐狗女Laura終於等到。
Laura一歲時被義工從街上救起,之後由沙律媽接收。沙律媽說Laura剛到沙律家時腸胃不是太好,今年一月時,Laura每次進食後都會腹瀉,獸醫初步懷疑是腸癌,建議切除有問題的腸道,可惜Laura身體太虛弱,不適合接受麻醉,只可以作保守治療,包括服用類固醇、腸胃糧等,待免疫力增強後再考慮進行手術。
「Laura的免疫系統十分弱,皮膚經常無故出現損傷,且情況一日比一日差,幸好近日籌得善款,能夠帶Laura到診所求醫,希望可以舒緩病情,保持生活質素。」沙律媽說。

心痛繁殖場棄貓

財困下,沙律媽沒有停止救援,但只會接收緊急求助個案,「如求助人曾尋求其他機構都沒有回應,連我都不接收,動物只有死路一條,這情況惟有扛下重擔接收,但希望求助人能支付首筆醫療費,後續的治療費用由我想辦法籌,而不是只將動物交給動保組織就當作做了一件好事。」沙律媽說。
記者在場內見到七至八隻的緬因貓,部分是被非法繁殖場棄養,沙律媽說接收時全都「甩皮甩骨」,瘦削至剩下皮毛,「有時候非法繁殖場不想放手,因為想牠們一直生。我對他們說如果你們還有一點良心,不如早一點放手,不要等到牠們處於臨死邊緣才交給我,令牠們還有被救活的希望。」
非法繁殖場把沒有利用價值的貓狗交給動保機組織,已算是有良心,沙律媽說某些非法繁殖場會把牠們當作垃圾般棄於街上。
另外亦有緬因貓是因病而遭人遺棄,沙律媽指非法繁殖場只想快手繁殖,快手賣出,故配種貓隻有病也不理,繁殖出來的下一代自然難健康成長。

長期卧牀的老年狗

場內還有一些貓狗因病患不適宜開放領養,需長期照顧直至終老,混種唐狗仔地中海就是其中一員。
牠本來由一位居於山上伯伯飼養,有二十多隻狗同伴,後來發生火災,只有地中海、蟻后和包包面三隻狗倖存,繼續與伯伯生活。其後動物義工數日不見伯伯的蹤影,於是上山探望,發現伯伯躺在牀上沒有氣息,相信去世多時。義工恐怕狗狗被漁護署帶走,於是向沙律媽求助。
由於三隻狗狗十分相似,因此沙律媽估計是三代同堂。最年老的蟻后入往沙律家後鬱鬱不樂,身體狀況越來越差,最終病逝。「牠與伯伯感情最好,發現伯伯屍體時,蟻后陪伴在側,相信牠去世後可與伯伯重聚。」
仍在沙律家生活的地中海和包包面,狀態也不算好。沙律媽說某天地中海的後腳突然無力,之後就再不能自由走動。由於長期躺在牀上,致身上長有不少壓力瘡,需要每日清洗傷口及塗藥膏。

擔憂未來被收地

領養率方面,沙律媽說因有一位義工幫忙出領養帖文、家訪,領養率比以往高;但大多數貓貓都患有貓瘟,以為康復可以開放領養時,牠們再次病發,或是確診貓傳染性腹膜炎(FIP),要繼續治療。
沙律媽說:「有時候申請人會查詢有沒有健康或品種貓狗領養,希望他們明白這裏不是寵物店,被遺棄的動物不可能完全是健康,即使在寵物店購買貓狗都不能保證百分百健康。但他們不理解,最後放棄領養。」
資金短缺之外,沙律媽亦煩惱收地問題,由於沙律家附近的土地已被政府收回,八至十年後沙律家場地亦有可能被收回。「現時已開始尋覓新地方,但難以再租到如此大面積的地方,只好見步行步,希望到時候神會再給我指示。」沙律媽說。

沙律家的牛牛

除了貓狗外,沙律媽還收養了數十隻黃牛,這群牛牛原來是生活在一個農場,後因農場主人只要豬不要牛,更說如沒有人接收牠們便會全部宰殺。沙律媽的朋友知道後便向沙律媽求助,「實在不忍心看到牠們無辜被宰殺,於是將牠們全部接回來。」
由於沙律家內沒有草地,沙律媽需每月購買乾牧草給牛牛,花費約六萬,「雖然是包袱,但不會放棄牠們,好好照顧,直到牠們百年歸老。」

【東周刊】更多精彩 敬請瀏覽
《東周網》:www.eastweek.com.h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