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的歌要這樣唱 小肥
更新時間:09:33 2024-06-10
發佈時間:09:33 2024-06-10

不是人人也可毫無代價唱幸福的歌,回歸最基本,幸福,是要自己爭取的。
今年6月13日便48歲的小肥(徐智勇),轉眼已在香港入行17年,名曲遠的有〈寵物〉、〈時光機〉;較近的還有〈負親〉、〈高登歌〉等,但就一般樂迷而言,還是停留在最前者的層面。
「𠵱家仲有一兩首呢類嘅歌,喺香港歌手嚟講,係幸福嘅。雖然我有一個時期,好抗拒唱〈寵物〉,呢個階段大概都有兩、三年,因為我想變,而且當時我仲未識諗,要對自己嘅舊歌,懷有感恩之心。」
試過心灰意冷,躊躇不安之時,小肥赫然迎來令他茅塞頓開的時機。
「以前我好在意人哋點睇我,但人哋點諗,我係永遠唔會知。喺最灰嘅時候,我會諗究竟要點做先好呢?一路靠自High式咁做,好似唔合乎經濟效益,但根據我嘅情況,真係戒唔甩唱歌嘅,就要頓開咗之後,先至可以主動啲做落去。
「第一次頓開,係4年前我『出櫃』之後,識得對自己好啲、愛自己多啲,對人都真誠啲;第二次係兩年前,我開《撐小肥演唱會》,有一Part係我自由發揮嘅,我記得當時講過,『我𠵱家得15分啫,我要向100分進發!』。」
隨意撥着結他,這刻的小肥,仍然向着100分進發,隨心高唱真我,是真正的幸福。

「變態」下半場

雖說小肥於香港出道17年,但生於長於澳門的他,早於2014年已於當地出道,20年轉瞬即逝,他笑言:「人生就係咁樣,好多嘢到𠵱家仲係記憶猶新,好多唔開心嘅我都唔記得,但開心嘅就仲係歷歷在目。」
經歷蛻變,小肥也為即將舉行的兩場演唱會,命名為《完全變態演唱會2024》,他解說:「唔係鬧人用語嚟,『完全變態』係我讀書時喺科學堂學嘅學名,講毛蟲破繭成為蝴蝶,好啱用嚟形容𠵱家嘅我。」
說到演唱會,他表示會予人耳目一新的感覺,「個Show分兩Part,上半場就俾眾人比較熟悉嘅小肥,但都有少少癲癲哋嘅;下半場就完全變態嘞,係『歌舞昇平,花枝招展』!我以彩虹其中6隻顏色,除咗青色,製作咗6首新歌,每首歌代表一種顏色,都係偏輕快嘅歌。」

出櫃驚魂錄

保持追夢的新鮮度,也是小肥褪變後的正面產物,而褪變的起點,要回到2017年。
「當年我出咗隻碟叫《睡前服》,係一個做一隻碟療癒自己嘅Project。當中有一首歌(〈內外〉)係盧凱彤寫俾我嘅,係好內心、有少少透露我係Gay嘅元素。
「當時歌曲監製叫我唔好唱一套做一套,因為之前有記者問過我係咪Gay嘅,但我否認咗,咁唔通我再開記者招待會講咩?於是我承諾,之後再有人問嘅話,我就認囉。」
一個給自己的承諾,要到2020年才兌現。「我上大師(陳志雲)嘅訪問,佢問我,我就喺訪問中段認咗,之後我咪喊嘅,啲人以為我感動,其實我係驚到喊,哈哈!我返到屋企都仲驚緊,平時個節目係Live嚟,咁啱我嗰次係錄影,錄完一個禮拜之後先出街,所以有一個禮拜時間俾我,好似去交代身後事咁。
「我有諗過好冇打番俾志雲大師嗰邊,要求嗰段唔好出街呢?但最後都係由他去吧,然後就同啲朋友交代,特別係啲Artist朋友,我唔想佢哋俾記者問到,都唔知發生咩事。」

多得「五姑娘」

有指他出櫃後多了桃花,但小肥笑言:「我出櫃前都有㗎,但唔係我鍾意嘅類型,唉!我年紀越嚟越大,就吸引埋啲小朋友(一笑),但我鍾意年紀大過我嗰啲,成件事好矛盾。」
過去經歷3段戀情的小肥,坦言現在享受單身生活,全因為怕煩。「我第一個情人係周柏豪都見過嘅,第二個係最了解對方嘅,仲拍咗10年拖,第三個係台灣男友,都好遷就我嘅,但都頂唔住我,加埋疫情,最後就不歡而散。
「不過,我同第二個男友就變咗好似親人咁嘅關係,我當佢係終生伴侶,但唔係情人。如果要再搵一個,再要適應多幾年⋯⋯唔好嘞!好煩!」
在製作新曲的過程中,他就被藍奕邦質疑過其「單身思想」,「藍奕邦幫我其中一首歌填詞,我哋約咗喺酒吧度傾,佢都有問我嘅愛情觀,我都係話我唔想談戀愛,佢話人生總有(生理)需要,咁我點?我話『五姑娘』(自慰)囉,所以首歌就係講『五姑娘』嘅!」
話畢,訪問場內響起一陣掌聲。

被鋪排理財

事業、愛情也可隨心而行,小肥的財務安排,則好像一早已有安排般,讓他可順勢行事。
問他理財能力時,先得到秒速肯定回應:「差!」旋即補充:「𠵱家稍為好啲啦,因為有個契機,令我喺2017年喺香港置咗業,呢個係一個好好嘅儲蓄,因為我點爛花都好,仲有層樓揸手。」
說到「契機」,可算是一匹布:「我爸、我媽喺澳門買咗樓,係佢哋同我、兩個家姐,仲有阿嫲一齊住嘅,隨住家姐嫁咗、阿嫲同老竇仙遊、我又去咗香港,淨番我媽住。層樓係唐樓,要行5層樓梯,老人家行樓梯唔得,喺屋企睹物思人又唔掂喎,所以我哋就賣咗層樓,用筆錢買咗個有𨋢嘅單位。
「之後新單位個業主又𠼮我哋租番層樓俾佢,而當時阿媽住咗喺大家姐度,我哋就租俾原業主兩年。喺呢段期間,我媽整親腰骨,突然間咩都做唔到,之後就腦退化(認知障礙),後來就要姐姐湊嘞。」
小肥稱徐媽媽現已缺乏自理、言語能力,為方便有人隨時照顧,便入住護老院,他跟兩名胞姊也會定期探望。
「我同家姐商量過,就賣咗澳門嗰層樓,而同時又因為公司有人退股,多咗另一筆錢喺手,然後我個『親人伴侶』就提議,用筆錢喺香港買樓,唔使租樓住。我就用咗888(萬)買咗𠵱家香港呢層樓,四四正正㗎,𠵱家都冇乜點貶值,以前舜燕姐(梁舜燕)都係住嗰度。」
順水推舟下,小肥在港成了業主,他坦言:「𠵱家嘅收入,我叫公司轉一半去我香港戶口供樓,另一半就係俾我日常開支。」

由93到75

阿爺輩早早教落,「唔怕生壞命,最怕改壞名」,原名徐智勇的小肥,以這藝名行走江湖多年,最初亦是人如其名,肥嘟嘟Cute Cute哋,如今則面尖尖,原來背後有一段故事。
「我由93kg跌到𠵱家75kg,但縱使係93嘅時候,我不嬲都有Keep住運動,但磅數都Keep住喺88、90,真係要大幅度跌,係要靠埋飲食嘅。
「我嘅運動量其實係多嘅,打拳、跑步、游水同做Gym,一個禮拜5日,講緊係我肥嘅時候都係咁。不過,我照樣食好多,即係我呢頭做完運動,嗰頭就食九大簋,咁仲衰!」
突破終在2022年出現,「有朋友話Sponsor我食生酮餐,咁Sponsor梗係試啦!我食咗一個禮拜已經見效,兩個禮拜就跌得仲快,一個月直情係嘭嘭聲咁跌,因為我運動量照去,冇減過。」
身體很誠實,現在小肥也持之以恆,「其實我都頂唔住生酮嗰隻肥,所以𠵱家我由初期零糖零澱粉加埋生酮,到𠵱家淨係戒糖戒澱粉,磅數都照落,但係冇咁快。」
後天努力,不但能改變命運,就小肥而言,其藝名已代表了樂壇一個世代,即使人、名不符,大概不會有人介意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