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下半場 霍剛
更新時間:12:56 2024-04-01
發佈時間:12:56 2024-04-01

91歲,很多老友記都會放下步伐,但對於台灣「東方畫會」八大響馬之一的殿堂級大師霍剛來說,「退休」兩個字,從未曾出現在他的字典。
「藝術家永遠不會退休,不像打工仔要上班打卡,我們是自由的,想畫就畫。以前半夜有靈感,會爬起身畫,但現在年紀大了,晚上不畫,白天才畫。」
隨心所畫,加上有太太萬義曄的悉心照顧,令霍剛毫無顧慮享受創作過程,活出精彩的人生下半場。

抽屜當畫紙

霍剛近日有兩個展覽在港展出,分別是於中環交易廣場舉行的《再遇.歸來》香港.南京雙城個展,以及在Art Basel舉辦的台北「采泥藝術」。這天他步履穩健現身中環會場,訪問一個接一個,精力充沛。
「我曾旅居米蘭50年,媽媽說我變了,頭髮變白,說話又動作多多似演戲,因為接觸得多意大利人嘛。」他說時七情上面,親和力十足。
霍剛在南京出生,是一家七口的老大。在抗戰期間成長的他,已忘記幾歲開始喜歡畫畫,只記得跟隨著名書法家祖父霍銳學書法,種下了熱愛中國文化的根,「那時候很窮,沒有紙張,我就反轉抽屜偷偷地畫,畫完就若無其事放回原位,還會畫牆、畫門。」
17歲那年,他隻身前往台灣,其後遇上啟蒙老師李仲生,一學便4年多,創作了很多超現實素描和油畫作品。「後來老師離開了,我打聽到他的新地址,便每一、兩個月找他一次,維持着很好的師生關係。」 
受李仲生的啟發,他在1957年與7位畫友共同創立了「東方畫會」,決定脫離傳統,探索繪畫的未來。

82歲結婚

圓形、三角形和長條幾何組合而成的畫作,是霍剛藝術世界中的標誌。他運用西方藝術概念,融入東方書法元素,發展出別樹一幟的抽象幾何風格,這一切緣於他在60年代決定孤注一擲,湊夠旅費便前往米蘭闖天下。
「我想在歐洲看到世界各地重要畫家的原作,又想進步,看看國外藝術家如何生活和創作,所以拜訪了幾位意大利著名畫家如Antonio Calderara,參觀他們的畫展,慢慢交流。加上在米蘭和家人聯絡、見面也比較方便。」
人在異地,沒有親友照應,但他從不擔心沒有飯開,「我會教畫、教書法,也有人買我的畫。雖然錢不多,但足夠應付生活。」
霍剛大半生醉心藝術,愛情終於悄悄降臨。在他82歲那年,娶了同樣熱愛音樂和藝術的萬義曄為妻,並跟她返台灣居住。他喜歡太太做事能幹,覺得有她照顧家庭,他可以專心畫畫或看書。問他有否送禮物冧妻?他哈哈大笑:「我將自己送給她便可以了!」
提到養生之道,他認為最重要是「不計較,小事情不要管,大事情就聽天由命。」平時他會散步當做運動,也會吃得清淡,吃太太準備的愛心補品。其簡單的生活態度,令陪伴來港的太太堅信揀對了人。